念唏

杀不死我的能让我更强大

她是莱娜
对 莱娜
是莱娜
吧?


这世界有很多人
总要有人失败
你这一次失败了
下一次说不准就会成功
但如果你不爬起来
你就是永远的失败者
这只是一次失败
一次有些重要的失败
我还能站起来
即使跪着我也要走到顶峰
这决定不了我的未来
我还能继续前进

这一刻我有多失败
我的未来就多灿烂

【安雷/雷安】我们可以击溃巨人

分不清雷安雷安雷安的区别 如果有人认为我不该占这个cp tag评论我我会删的
私心是想让浏览量有所上升我承认

明天中考成绩就出来了
给自己也给你们一鼓作气不衰不竭

BGM:Worlds Collide

我名雷狮
在下安迷修

我是向往汪洋的海盗
我是这个世界最后的骑士

我渴求力量
我除暴安良

一切忤逆我的人都要除掉
我誓死保卫任何弱小的人

最大的那块蛋糕一定是属于我的
最后护卫在公主面前的骑士一定是我

我热爱自由,王权我不稀罕,荣华于我无关
我视诺言胜生命,我不需要财富,叛逆于我对立

海盗的奸邪助我生存
骑士的忠诚指引我前行

我渴望着扬帆起航的那一刻
我期盼着为人所重用的那一天

我相信我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王
我坚定我的忠诚能溃败巨人

我将与世界为敌成为无与伦比的富丽王朝的赢者
我将以最庄重的骑士礼仪跪在他的脚下接受圣歌

我们会浴血奋战

我们会倾尽全力

我们将不负这一生为人

把所有的赌注押在

只有一人才能拥有所有的比赛上

我们是茫茫星空唯一的璀璨

我们向往着有朝一日能伫立的巅峰

即使会血尽而亡

即使多少次的努力全部会化为泡影

即使我们会毁灭

即使会心碎

即使很难过要彼此厮杀

即使朋友要反目成仇

即使我们将会一无所有

即使要低声下气 刻意逢迎

我们也要不顾一切 决不回头

绝不接受失败,绝不轻言放弃

加入最后的疯狂

厮杀嗜血 为了生存下去

苟延残喘 机关算尽

只求能活下去 实现梦想

在帷幕落下前

战斗到曙光黎明

不流尽最后一滴血绝不倒下



如果我能活下去 我要一艘很大的飞船
到宇宙去看星星

如果我能活下来 我要一匹心有灵犀的马
驰骋三界闯荡天下



可是当现在我雷狮/安迷修终于成为了那个唯一活下来的人

我却不想要其他任何我多少个夜晚心心念念的礼物了

他已经不在了

那双星辰大海一般深邃的眼睛永远合上了
那平静如湖充满坚定的墨绿的眼睛我再也看不到了

那还有什么意义 这一切的一切



创世神笑得可怕
他才是最后的赢家

我听见一片荒芜中我的声音来自远方空灵而坚定


神啊,就让这个世界

连同我






一起毁灭吧

End.

《明朝那些事儿》中当年明月有一句来写胡宪宗和徐渭
“即使低声下气,即使刻意逢迎,也绝不接受失败,绝不轻言放弃。”
当时看的时候触动很大,有时成功值得让人付出一切

所以海盗会更进一步机关算尽
所以即使是骑士也要为荣耀放弃一些
但他们不会放弃信仰和理想
因为他们就是为此而生,成功也是建立在这之上否则它并无意义
安迷修虽然作为除暴安良保护弱小的骑士
但他没必要为任何陌生人付出生命将生存的唯一机会拱手相让他也要活下去他也有梦想要实现
不然他不会来到凹凸大赛

大赛的每个人都带着失去一切的孤注一掷
还有被人杀死的觉悟

个人意见 可以忽略 勿喷

【安雷】上下楼的我们要在一起(上)

上下楼的两个人

雷狮住在安迷修上一层,正上面的那种,安迷修住在他楼下,命运让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安迷修觉得楼上的邻居可能是条会说话的哈士奇,整天丁丁东东吵吵闹闹,每次做事不发出一点声响仿佛都对不起整个社会
极其爱安静的安迷修每天就生活在这般嘈杂之中,逐渐也摸清了楼上人生活的门道规律

又是一天半夜,安迷修听到楼上的关门声准时睡觉,刚好12点,他看看闹钟,放下《武士道》翻身卧下,楼上又是咚的一声,那是酒瓶倒地的声音,今天很好,他把酒都喝完了,没有浪费粮食,安迷修有些欣慰的想,一边想着武士道与骑士道相通的地方,他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楼上的雷狮每天都能听到一大段骑士宣言,他楼下的邻居每天引吭高歌般洪亮的声音准时在6点半叫醒他,雷狮不止一次想拿着他家祖传的宝贝锤子给楼下那家伙一锤子,但每次都被卡米尔拖住了,雷狮看着自家弟弟也只得作罢,不过那家伙居然跟白痴骑士一样热衷于这中二的东西

雷狮彻底消除对他的好邻居的偏见是在七月的一天,第二天有工作的雷狮依旧在前一天喝得烂醉如泥,他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听到了那熟悉的骑士宣言,这次他真的再也忍不了了,趁着卡米尔不在雷狮摞起袖子甩着头发右手握锤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然后他瞥了眼黄历,右手一丢拉开门就冲了出去,整个动作依旧一气呵成

后来雷狮就养成了早上在振聋发聩的宣言中起床,心中不由产生一种要成为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好公民的责任感

呸,他雷狮的名字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不能出现在一句中,这是个病句


安迷修从来不认为楼上住着的是个美丽的小姐姐,所以他也一直没有去面基楼上的哈士奇,你问为什么?你见过哪家小姐姐每天练拳击?哪家小姐姐在看球赛时啤酒能喝两大扎?哪家小姐姐每天打电话声音大得要冲破天际一口一个本大爷?哪家小姐姐会在清平世界每天喊海盗万岁?这一定是个恶党,安迷修想,一个和他高中同学雷狮一样惹人讨厌的恶党

日子一天天过,安迷修的老母亲看着自家儿子快30了也没个对象,连环夺命call一个接一个,又一次安迷修敷衍的草草回复,他的母亲在电话那头突然愣了一下,接着安迷修听到了他这辈子最震惊的话

“儿子啊,高中那时是我们对不起你,如果,你喜欢男生的话”,她的母亲声音颤抖而愧疚,听得安迷修心头一颤

“那就找个男生在一起吧,只要你喜欢”

安迷修呆愣着,安母的声音空灵就像是从荒芜美好的星际传来

“你爸也看开了,我们都觉得性别不重要,只要,只要你喜欢就好”
安迷修垂下了眉头

“高中的事你别怪爸爸妈妈了,我们一直很愧疚”
安迷修突然想起来,他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就是从上大学开始,就是在他分手之后,之后的七年,他都住在这里

原来我已经这么久没回家了啊,安迷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领带和白衬衫,他十年如一日的衣着

“我们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他”

“对不起,那个雷家的孩子”

安迷修的心狠狠的一颤,从母亲第二句话认同了他的性向开始,雷狮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我想和他重新在一起么?安迷修在心里问自己,他看向书桌上的一匹玻璃小马,那是雷狮送给他18岁时的生日礼物

“安迷修,你回家看看好不好?”他的母亲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期待而恐慌的等着他的回答

“好的”,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的说

“母亲”



安迷修挂断了电话,他的手垂着,几乎贴近地面,刚刚沙哑的声音暴露了他,脸上凉凉的,不用手去触摸就知道自己现在一定泪水满面,18岁以后安迷修就很少哭了,他坚强固执认为自己没有哭的权力,因为他欠着一个人的未来,他一直自责着。但现在的哭泣却让安迷修和家人彻底的释怀过往,同时,他隐瞒了七年的愿望再次浮出心底

他想要去找雷狮

雷狮的死党们今天接二连三的有事,就连卡米尔也因为快要准备研究生测试而推辞了雷狮的盛情邀请

他躺在阳台的地板上,看着落地窗外的星星
那星空莫名让他想起了安迷修
那个笨蛋骑士的眼睛漂亮得让人嫉妒,深情而忠诚,眼睛里永远只有你一个人,那是一辈子都会追随你的骑士的眼睛
想到一辈子那三个字时,雷狮原本笑着的面孔有些凝滞,一辈子啊,安迷修,那是你说好的啊,可是不过三年,我们就曲终人散,人走茶凉,你在哪啊

我原来的爱人,雷狮对着浩瀚的茫茫宇宙轻声呼唤
回荡他的只有星星眨着眼睛的无声




“为什么当初没有在一起呢”
“为什么当初没有在一起呢”

同一时刻,同一片星空下

两个注定被世界签住红线的人同时对着命运发出了疑问



“本大爷从来不信天命”

“骑士永远不会放弃所爱”






“我们要在一起”

tbc.

是个小姐姐吧

自娱自乐

506宿舍

我假装写写你们也假装看看
应该是安雷吧,不要脸的打tag
其实自从萌上格瑞╳安迷修我对他们都无感了
想写一个系列以及爱我一万年的OOC

A大的506宿舍一直是个很魔性的存在,四年来新大一懵懂的孩子们在开学典礼结束后,大二大三的学姐学长们都会神神秘秘地告诉他们学校七大怪谈,唬得那些孩子们一愣一愣的,丹尼尔校长对于这种情况多加制止,但学生们乐此不疲你传我我传你,后来506宿舍和其他六大怪谈就一直学校论坛上的热搜第一,稳居不掉

A大第一大怪谈 506宿舍

A大的其他宿舍只有四个人居住,可是506宿舍有5个大男人住在里面
“因为那里以前有个学长,一直一直住在里面,后来他死掉了,据说是因为每天编程序找不到女朋友得了中风,506宿舍新搬进去的4个人能看见他,所以他们相处和睦……嘘,他们来了”
“安姐,我只看到四个人啊”
“仔细点,你再看看,那是不是有个黑影啊~”
“黑影……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新大一的孩子尖叫着跑远了,把506一宿舍人吓了一大跳,格瑞最先冷静下来,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九岁幼童,雷狮手拿着啤酒膨的和安迷修撞到一起,安迷修一脸懵逼向前踉跄
“安莉洁,你又吓他们了?”安迷修看着自家妹妹无奈抚额,“学校什么破七大怪谈也是你发的贴?”
“本来就是么”安莉洁一脸没事人的表情怂了怂肩,“本来你们5个大男人住4个人的宿舍就够奇怪了嘛”怪我咯?
四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银爵

遥想当年,月黑风高,银爵是第一个来到506的人,他隐藏在黑暗之中对着月亮排练着一会和新室友的问候语……
然而门匡的一声被撞开,银爵上前招了招手刚想说话,雷狮亢奋的声音就传到远方传到月空传到银爵受伤的心里
“喂!这刚好一间空宿舍你们仨过来!”
银爵exm?

后来宿舍5个人每天晚上靠抽签决定谁跟谁挤一床被

后记:后来安迷修追到雷狮后俩人天天腻歪在一起,银爵终于有床了
再后记:后来的后来格瑞和嘉德罗斯在一块后银爵可以一个人睡两张床了
银爵:lz应该高兴的可为什么lz很悲凉呢

年级第一嘉德罗斯,九岁,天才,璀璨王者
开学第一天有个不怕死的龙套说他长得像猴哥,后来他被嘉德罗斯打成了八戒

每天都抓住年级第二格瑞打架,被格瑞噎了一句“等你长得比我高时”后极度热衷于牛奶,小天才牌的
据说格瑞在说那句话时,整个寒冰湖都荡漾着嘉德罗斯的悲伤
号外:凯莉大佬的瑞嘉本已经出到第9部了

年级第二三四【抱歉我暂时想不到什么梗来写他们】


年级第五安迷修是个安分守己的五好青年,在A大颇受女生关心,小情书啊表白啊约会啊一个接一个,就算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小姐姐们也不伤心,还和他保持了良好的朋友关系,人送外号“妇女之友”

有一次五好青年喝了点酒,在大街上就跳起了骑马舞,雷狮哈哈哈哈坏笑着拿出手机开直播
来来来来都进我的小房间年级五好青年安迷修耍酒疯啊都来看看看看
雷狮说得正起劲,突然安迷修脸无限放大凑到自己这
“你干嘛?”雷狮心里一惊
砰,安迷修的脸和雷狮撞上了,撞的雷狮鼻子一疼根本拿不住手机“喂,我的小房间”雷狮心心念念
一旁的格瑞眼疾手快,拿住自由落体的手机把镜头对准了亲在一起的两人……

后来雷狮的小房间在一天顶掉了论坛第一贴
后来安迷修多了个外号叫“海盗夫人”
后来那些原本带着点憧憬小姐姐们看见他就一脸微妙
后来

他们在一起了

鬼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end.

【格瑞╳安迷修】花吐症

我简直有毒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片片白色的花瓣随着清喉的声音落在瓷砖上
安迷修抬起头,他微张着嘴,呼出来的热气喷的玻璃一片水雾,镜像中的自己脸色苍白,少了往日的活力
他不知道这些花为什么会从自己嘴里冒出,已经去过医院了,可就连医生也束手无策
开始安迷修并没有在意,但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安迷修吐出来的花由深紫色变为了白色,白得彻底,就如同他现在的脸色一样,安迷修的身体一天天的衰弱下去
“不行啊,一会还有和2班的篮球赛,可不能让美丽的小姐们失望”安迷修甩了甩沉重的头,强迫自己清醒起来
5班和2班一直敌对,安迷修从来没参加过什么篮球赛,但5班的女生听说2班的格瑞要上场,整天下课叽叽喳喳就是在期待格瑞篮球场上飒爽的英姿,在全体男生的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下安迷修被强行套上中锋的球衣
全校前5两大男神要上场,整个高二年级都沸腾了
安迷修强装精神的上场,在一片女生的尖叫声中对着他的小姐姐们问好,礼貌的微笑更是引起赛场上欢呼声一浪又一浪,在热血沸腾的清楚战场上,安迷修突然咳嗽了一下
不出所料,掌心里静静躺着一片白色的花瓣
他把花随意的放在口袋里,直起身子去列队,在安迷修抬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双眼睛,紫色的,冷冰冰的
安迷修突然清醒了,刚才咳嗽带来的不适感减轻了很多,那双眼睛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格瑞的眼睛啊
两个初中同学相视,不过只有安迷修笑了,格瑞还是那副冷漠到极致的脸
安迷修看着格瑞冷峻的脸突然心中也是一凉,燥热的夏天,自己的汗全是冷的,刚才的眩晕感又一次接踵而至
整场比赛安迷修打的迷迷糊糊,完全是跟着平时训练和队友的默契以及身体的本能在打,即使这样,2班和5班依旧难分上下,最后5秒球传到安迷修这,突然格瑞冲他面前,他明明是来抢球的,但两个人的视线莫名就撞上了
他们鼻尖对着鼻尖,格瑞很少离人这么近过,他的脸有点红,是错觉么?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想着。球被打掉的一瞬间两个人呼吸均是一滞,安迷修想着完了他怎么那么没用竟然因为看格瑞丢了球,而格瑞第一次好好端详安迷修的眼睛,与他深邃的紫瞳不一样,安迷修的眼睛清澈透明,像一汪水,里面倒映着太阳般的明媚,格瑞突然很想这双眼睛里面只有自己
刺耳的哨声响起,还是5班赢了,两个班的女生都在欢呼着,因为两大男神同框的画面实在太过养眼,安迷修笑了,倒在赛场上,格瑞伸出手,安迷修牢牢地抓住,两个像是以前那样走回了队伍,不同的是两年前他们是最默契队友,现在他们是最好的对手
拉着格瑞的手,安迷修想着,完了他这一辈子都要栽在格瑞身上了,不过他就是这样陪着格瑞也好啊,看他娶妻生子,看他喜乐安康
列队的敬礼,两个人对视,均是一笑



安迷修的病越来越重了,隔壁的凯莉告诉他这个病是花吐症,是一种不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或是忘记对方就不会好的中二病症,安迷修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这个病,然后伸手拿过手机给班任打电话请假,“嗯嗯老师我过两天就去上课”安迷修笑着
可挂了电话,他欢悦的笑声变成了苦笑,他已经下不来床了,勉勉强强的走路还需要拐杖,然而骑士道的尊严让他不允许自己出门丢人现眼
忘记格瑞就能治好这病,但怎么可能呢,骑士是不会背叛自己所爱之人,哪怕是忘记他
至于第一种情况,他完全没有想过

今天可能是我的大限吧,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说,可惜不是死在战场上

门铃突然响了,安迷修没法去开门,可是过了一会,门竟然被打开了,有他家钥匙的人只有格瑞
安迷修感觉自己心口有一只马在乱撞,求生的欲望被燃起,只要他吻了格瑞……不行,骑士不能这么做,可是……自己喜欢了格瑞这么久,他就对自己没有一丝情感?哪怕一点也好,至少让他死而无憾
“安迷修”格瑞冷冰冰的脸印入眼帘,“凯莉跟我说了你的病”
安迷修卧在床上眨巴眨巴两下眼睛
“只要和喜欢的人接吻就行了吧”
“你喜欢的是谁呢”
安迷修紧紧的闭着嘴巴,怕“我喜欢你”那四个字在他张口的一瞬尖叫着跑出去
格瑞叹了口气,给他倒了杯水,这场景像极了初二那年安迷修生病格瑞照顾他时,安迷修以为他要给自己喂水,习惯性的张开了嘴,本以为到口的是清凉的液体,可覆上来的却是一片柔软
安迷修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格瑞在吻他,他的吻不像他外表那般冷漠无情,反而带着深情温柔,又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格瑞,安迷修迎合着他,身体的不适感迅速的消散了,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而这份力量其实格瑞带给他的,格瑞突然停下,让喘气的安迷修好好平稳一下呼吸,接着他扳着安迷修的下颚又与他交换了一个湿哒哒的舌吻,感觉很是美好,他继续着直到把安迷修吻得迷迷瞪瞪飘飘欲仙才放过他

“好了就快起来”格瑞别过身子,安迷修看到的只有他微红的耳尖

“你……”安迷修其实想问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还是只是看在朋友的面上帮自己一把

“治病条件还有一个,两情相悦”

END.

不好看但和系统刚上了就是想发出来

【雷安】(暂时想不出标题)

关键字:现代都市背景、很老套的总裁文?

特殊关键字:格瑞友情向、不虐可放心观看

日常关键字:OOC 不好看 可能有后续


0.

雷狮一下飞机就被他老子丢到了公司,以他年过二十要熟悉业务将来好接受公司为由让他参加了今天的应聘审核。雷狮坐在光亮的厅室内,以极不雅观的大爷姿势翘着二郎腿,他坐在中间靠右的一位,周围的高管自然知道他的身世,对他毕恭毕敬,主考官虽然要摆着架子,但对雷狮依旧敛让了三分脸色

雷狮看着对面无所适从的来应聘的人,心中嗤笑,哼这就是想来工作的新人?就这点小场面就受不了了?雷狮不加掩饰的鄙视目光轻蔑的扫过众人,他们不敢与雷狮对视,只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眸撞上了雷狮紫色的眼睛,对视之间仿佛有电光火石

雷狮看了他良久,他以为不出三秒那个人就算是忌惮他的身份也会错开视线,但他没有

他们对视了好像有一个世纪之久,直到一边的主考官叫了他的名字

“安迷修”

“是,先生”

他走到大厅中央,雷狮注意到了,赫色的头发,上身穿得是一件很给的白衬衫,衣服被他整理的平平的没有一丝褶皱,他打着黑色的领带,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裤子,右腿缠了些绷带,绷带松垮垮地系着,明显是装饰用的,不过看上去竟然意外的帅气

这是最近新流行的玩法?赶明本大爷也弄个试试,雷狮心想

他开口了,流利的介绍起自己,高等的教育,高等的学位,上流的教养,说着话不卑不亢,温润优雅

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雷狮感觉到自己身边那帮老头子对他投入赞赏的目光,不住的微笑着点着头,看来他们之间又能再见面了,雷狮没注意到他自己也笑了

“安迷修”雷狮默默念着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

“马上就让你好好记住本大爷”

1.

审核很快就结束了,除了安迷修其他人雷狮一概没有记住,说实话吧,安迷修一走雷狮连其他人正眼都没看过,他克制不住自己去想那双碧绿的眼睛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除了安迷修,还有几个人也进入了这家公司,安迷修的名字排在第一个,是最高分,根本是意料之中,雷狮又开始想着从哪弄些绷带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5点,雷狮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抱怨着上了一天班真是骨头从内痛到外,一旁的助理默默收拾好他没喝完的咖啡,“得了吧大爷你玩了一下午赛车累个鬼”不过他没敢说出来,助理一边拿着咖啡杯走出办公室一边思考没想到他主子看起来那么直还搜些绷带,玩cos?不知道他玩不玩语C什么的,看来下次在b站发视频得蒙个脸了

雷狮开着他的跑车绕着环城公路一圈又一圈,最终停在了一家酒吧面前,他好久没来这里,今天趁着没到高峰期赶紧来喝一杯,喝high了也没事叫他助理过来带他飞,(助理:关老子什么事我还要继续开我的小房间)

像许久之前那样大摇大摆地走进去,雷狮坐在离吧台不远的一个位置上,他高喊着叫来酒保,周围尽是些醉鬼,在纸醉金迷之间,雷狮眯着眼睛打量着这光怪陆离的世界,有一个人稳稳的朝他走来,显得格格不入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来的人一头雪白的头发,用黑色的发套固定着向上,如果一般人会显得有些杀马特,起码想个中二青年,但他不是一般人,他帅得出奇

“格瑞”雷狮眯了眯眼,看清了制服上的名牌

“是的,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格瑞依旧万年不解冻的冰山脸

“要一杯【我是酒名】,喔不,两杯”雷狮笑着,今天碰到的他看得顺眼的人真不少,不过这个还是没有他的安迷修有意思

“好的,请稍等”格瑞转身就走

“诶等等,我的酒,一会也要你送过来”这么好玩的乐子当然要好好抓牢,雷大爷如是想

2.

酒很快就调好了,格瑞莲步款款端着酒朝他走来

“请慢用,先生”格瑞要走,却被雷狮抓住了手腕,是可以挣脱的力道,格瑞想,不过看在是客人的缘故他没有这样做

“别急,喝一杯啊”雷狮笑着,换上了他那副痞气的模样

“不了,多谢”格瑞手上用了几分力气以示警告

可雷狮还是不放手,他们就这样僵持着,酒吧的管理都纷纷注意到这边

“看来我们的格瑞又被人看上了啊,还是个男人。”凯莉倚在吧台边,手指圈点着出事的方向,他身边的安迷修背对着那里,正在专心致志的擦着一个高脚杯,闻言,目光往那里不咸不淡的扫了一眼

“没事,格瑞能解决”

“是么?可那个人看起来好像满厉害的样子,他们已经僵持好一会了”

“………………”

“喂,你要不要去帮帮他啊~伟大的骑士?”凯莉大佬继续挑事

安迷修又抬头想那里看去,两个人握住的手更像是一场无声的战争,格瑞看样子是遇上对手了

这样想着,安迷修放下了那个锃亮的高脚杯,离开了吧台

“这才对嘛,别让你的格瑞被抢跑了~”身后的凯莉语气揶揄,安迷修不回头都能知道她肯定一副看好戏不嫌事大的双手抱胸的模样

“先生,请放手”说是请,但说话的同时,雷狮的手腕便被一股力量所带动,转眼间他抓着格瑞的手已经被松开

谁这么自讨没趣本大爷开心着呢,雷狮一抬头,看到的是早上初见的墨绿色眼眸

雷狮笑了,“真巧啊安迷修”

“你是?”安迷修脸色有些诧异

雷狮表情在一瞬间有些龟裂,老子今早和你含情脉脉对视那么久敢情你没把本大爷当回事是吧

“我是你上司(老公)”

“喔”

喔什么好歹给点表情吧,对于下属见到自己惊慌恭敬的表情已经司空见惯的雷狮超级不满,刚想张嘴口吐荆棘然而对方又给了他一个暴击

“恶党”看着安迷修的嘴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那是,在叫自己?呵呵,第一次有人敢给自己起这么个绰号,安迷修,你果然很有趣啊

“我是恶党,那你是什么?”雷狮不怒反笑

“我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正气凛然的说

雷狮内心OS:我是谁?我在哪?这是21世纪?什么?他刚刚说的是骑士么?我看上的是个中二?不本大爷的眼光是不会有错的,好吧,就算是中二本大爷也认了,反正他迟早是我的

“呵,小骑士,看在你是我新下属的份上我就放过你朋友吧”

安迷修拉着格瑞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雷狮话头一转,安迷修停下脚步微微侧头等着他下面的话,“你得陪我喝一杯”

“安迷修,别理他”格瑞拉了拉他的衣角

“算了,看他那样子我不喝是不会走了”,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格瑞,你记得一会把我抗回去啊”

安迷修还是走向了雷狮对面的座位,格瑞摇了摇头继续开始他侍者的工作

3.

时针不紧不慢地走向12点

面前的安迷修已经倒在桌子上睡了半天了,雷狮没想到他这么差的酒量,他自己依旧清醒得要命,只要不是检测器,警察看他一副正色的模样都能被他骗过去

安迷修现在脸色微红,耳尖都红透了,那双清清爽爽的墨绿色眼睛也染上了酒气,氤氲一片,他太热了,把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都解开了,露出白皙的皮肤,还有好看精致的锁骨

雷狮觉得对方真是犯了规则还不明就里,他真的挺想把安迷修带回去的,奈何格瑞直直的目光注视着这里,想到左手手腕还因为刚才的较量有些痛,雷狮想着以后还是离这个人远一点为好,和格瑞打他可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胜率

时针终于慢慢悠悠地走到了12点处

酒吧打烊了,格瑞架起睡死的安迷修,拿着他原先穿的衣服像门口走去

雷狮看着格瑞搭在安迷修肩上的那只手,还有安迷修无意识靠近格瑞的身体,莫名觉得有些碍眼

他攥紧了手中的玻璃杯


TBC.

你们说我要不要给格瑞穿插一个感情线?
瑞嘉or瑞金?其实我通吃
没人看的系列&遥遥无期的后续

【雷安】(我是标题)

特殊关键字:幼安、短加小、不虐

日常关键字:OOC   文笔渣   并不好看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厕所里板凳摔倒的声音着实之大,夹杂着楼下大妈的骂人声,雷狮揉着头一脸杀气的醒来,迅速锁定噪声传来的地方,雷狮顾不上穿鞋,一把冲到厕所门口拉开了门

“MD安迷修,你给老子安静……点……”

开门瞬间雷狮就愣在了原地,他面前的是一个孩子,穿着安迷修的衣服,呆坐在地下的小孩子

“安迷修?”雷狮想着我一定是没睡醒

“恶党、恶党”小小的安迷修用双手揉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神情跃然于脸上,谁知道一大早起来他发现自己变矮了再搬把凳子发现自己变成了7.8岁的模样时有多么惊讶

他的声音也变了,是奶生奶气的童音,惊慌的语气叫着自己的名字

雷狮:MD真可爱

抱起小安迷修,雷狮走回卧室,成年后的安迷修的衣服太大了,松松垮垮的搭在小安迷修身上,抱他的时候雷狮眼光正气凛然但还是瞟到了孩子白皙的皮肤

竭力抑制着自己的鼻血,雷狮在心里崩溃:他还只是个孩子啊孩子啊雷狮你要控制住你自己

“安迷修,我这没有小孩子的衣服,额,对了,让卡米尔送来几件”雷狮打电话给卡米尔,看着小安迷修懵懵懂懂的坐在床上,两只手依旧不安分的摸着自己的脸,依旧不相信自己变小的事实

“恶党,你说我万一变不回来了怎么办?”小安迷修担忧的问

“我怎么知道,你最好是变回来,本大爷可不想带孩子”

“…………”

“对了安迷修,变小了别再每天恶声恶气的叫你老公我恶党,你可以叫我哥哥,或者是爸爸也行”

“滚”

…………………………………………

卡米尔进来的时候就是雷狮压着一个小孩子的场景,安迷修埋在被子里,卡米尔没有看到他,但他能清楚的听到两人对话的内容

“叫爸爸”

“滚”

“那叫哥哥”

“去死”

简直不堪入耳

“大哥……”再继续下去估计场面就不可抑制了,卡米尔抱着拯救儿童的壮烈心情担负起了公民责任道德义务三者有机结合

“啊,卡米尔”

“大哥,安迷修知道么?”卡米尔低声问

“他?他当然知道?”雷狮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他们分手了?他大嫂居然容忍大哥——幼童?不不不一定是他哥因为这事把大嫂气跑了……大哥怎么能这样……

“大哥,你这样是不对的,东西我带来了,我走了,大哥好好想想吧”卡米尔痛心疾首,放下那几件衣服转身就走

“诶?卡米尔你听我解释安迷修他……”

“砰”回应他的只有大门被甩上的声音

雷狮内心OS:完了我多年来好哥哥的形象

“安迷修……”雷狮忍着怒气回头

看到——看到安迷修已经窝在被子之间睡着了,睡意深深,呼吸均匀,看着安迷修毫无防备的表情,雷狮气瞬间就消了,不仅如此,雷狮感觉自己心里都软成了一锅酒酿

啧,这个也发不了火啊

诶……雷狮叹气,把小安迷修抱到枕头上躺好,自己则在他一边睡下,轻轻的盖好被子,宽大柔软的被子遮住了两个人的身形

雷狮一只手轻轻环住安迷修,捧过他的脸在眼角印上一个吻

“睡吧睡吧”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