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数学考场激情3分钟

墨香一虐,眼泪一缸。

当别人谈起天官时,我——

“诶那边道友怎么了?”

“嘘我们小声点谈天官”

“啊怎么了?”

“她最喜欢的cp就是薛晓和双玄。”

“诶……真可怜”

“诶……命苦啊”

当初薛晓差点把我眼泪逼出来,这回双玄直接让我心死
好想哭啊……

我已经想双玄一个礼拜了,在美好的幻想中黑水应该能有点理解15℃,两个人都是想守护自己的重要之人,15℃最后到死都想着的是青玄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当一个这样的哥哥,感觉保护别人内心全是满的感觉肯定很好。黑水大佬也心态正常应该不会怎么虐待青玄,处于甜不起来狠不下心的尴尬状态,我想了好多种他们甜起来的桥段发展,现在全部灰飞烟灭。

他说他八百年没能找到你,可这八百年每次陪在你身边的都是他。

他兜兜转转,不敢引起你注意又想靠近,无论是你身为尊荣太子而他如同枯枝败叶时,还是你落魄被贬而他被敬畏为鬼王时,他忍不住去找你,怕你问自己的那只右眼,还是用了凡夫俗子的模样。


八百年,那个悦神时的羸弱小孩是他,那个为了你差点灰飞烟灭的亡灵信徒是他,你手中灯笼里荧荧鬼火照亮着路欢呼迸跳的是他,所有所有执着陪在你身边的都是他。

人面疫的魔向自己冲来时他没说一句话,也没能和你说上一句话,明知必死,仍然知其不可而为之,是他的气节,也是想挽救你。


当时也许真的魂飞魄散了,那花城这个人就彻彻底底不存在了,但他更愿意用性命去换你心中那个纯真的梦想。也许他心里想好了若有来生定陪你去拯救苍生。


侥幸的留了个支离破碎的魂灵,已经死过一次的疼痛灼烧着。他神志迷迷糊糊飘进铜炉山,心里想着还没再和你说话,默念着不会离开的,明明快要烟消云散了,就这样撑了下来。


多好的献祭他没动,即使身为人时几乎无人对他好,也许是想着你的善良。挖了自己的眼睛筑了厄命,本可以飞升却惦记着凡间的你。


即使有多少次重生的机会他都会这么做,无论是一遍还是一千遍,无论每一次魂飞魄散的可能性都大的可怕,他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一点点观后感,浅陋勿喷

人生是一场持久性的死亡。

过度午睡

我刚入睡那会是下午两点,太阳还很高,我没拉窗帘,阳光洒在脸上于是我背过去,我看见外面的树,婆婆娑娑地绿着,我不想错过这么静谧的时光,只是打算小睡一会,可是我太困了,等我再醒来时连夕阳都看不到了,树变成了朦朦胧胧的阴影,没有阳光来打搅我了,外面亮着的只有稀稀拉拉的灯光,我也听不到篮球打在地上的声音了,人们都回来了,我却醒了。感觉就像是掉到时间的一个空洞,等出来时却发现被全世界所抛弃。

暗黄的灯光闪烁,我们站在十点的夜幕下,周围是一圈光芒,再旁边是黑暗和草木,我听见月光流过人工河的声音,悄无声息。


我看见他退了一步,站在了黑夜里,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了,连月亮的光辉都随之黯淡无光。


我听见他说:

“无论你逃避一次还是一千次,都是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

“我会一直在这里向你道晚安直到天明”



他的眼神像火炬在黑暗里燃烧,我低头看着身下那团阴影,岁月流逝以久后的无数次,我都在怀疑着命运
为什么要让我在那一刻抬头?


对上他眼睛的那一霎那我以为我们会生死契阔


三年梦境

我记得那个男孩。
别的男生在肆意的奔跑时他用是双手插兜,他玩得时候也不洒脱总像在顾虑着什么,说他腼腆又太过,本分又不恰当,反正万里阴云里他便是唯一的亮色,不耀眼的闪着柔和的光芒。他生得极为好看,军训也没能晒黑的白皮肤,五官描述不出来的柔和。有女孩子对我说他真好看,我笑了笑,带着点私心和自豪,那是我同桌。
我同桌是班长,他并不适合这个职位,因为他太过温柔,他的每一句喊声都倦倦地脱长了,叫人听不清也悦耳的那种嗓音。他不善于抓时机,可能他并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机会主义者,他总是在他波澜不惊的人生中得到他想要的,漫漫的青春也足够他挥霍,语文老师和他两个人的敬礼问候总是不在同一份乐谱上,像是低音到了五十二小节突然转成高音,猝不及防,大家都在笑,只有我感觉到了他的紧张,每一丝时间都不易被分割拿捏,可后来他也做到了,大概是时光吧。他上课的神态更是惬意至极,喜欢托下巴的人大多都有酒窝,他没有,但笑得一样灿若星辰。高中的习题是做不完的,不知道是他半夜熬到了凌晨还是太阳没散发出它应有的明媚,他上着语文课,手又不自觉地托住了下巴,一会就神续飘飘,呼吸也浅了,他的睫毛垂下来了,又密又长,遮住了眯着的眼睛,在深邃的眼角投下阴影。他从不打理自己的发型,蓬乱的头发有时候会在耳边翘着,被风一吹又变得服服帖帖,我在一旁看着,我离他很近看得很清楚,清楚到我看见穿越千年的光在他眼睛里碰撞出火花,热烈又深沉,清楚到仿佛一眼万年,我看见他在南半球一个小镇效忠成了别人的骑士,灵魂归了上帝,或者他在皇后镇品尝了一生的雪的味道,也许他会没有什么声震名扬的机会,但他决不会平庸,不会因为生存而谋生,因为生计而奔波,他不会每天和柴米油盐打交道,做的菜虽然平淡也温馨。他的人生会像诗一样,十四行有八行关于雪和火,即使偶然写之,也决不会以火焚之。
有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想着如果是蓝色的该多好,这样我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的万顷波涛。

嗯……………【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