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恰逢桃李1

我简直有毒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片片白色的花瓣随着清喉的声音落在瓷砖上
安迷修抬起头,他微张着嘴,呼出来的热气喷的玻璃一片水雾,镜像中的自己脸色苍白,少了往日的活力
他不知道这些花为什么会从自己嘴里冒出,已经去过医院了,可就连医生也束手无策
开始安迷修并没有在意,但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安迷修吐出来的花由深紫色变为了白色,白得彻底,就如同他现在的脸色一样,安迷修的身体一天天的衰弱下去
“不行啊,一会还有和2班的篮球赛,可不能让美丽的小姐们失望”安迷修甩了甩沉重的头,强迫自己清醒起来
5班和2班一直敌对,安迷修从来没参加过什么篮球赛,但5班的女生听说2班的格瑞要上场,整天下课叽叽喳喳就是在期待格瑞篮球场上飒爽的英姿,在全体男生的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下安迷修被强行套上中锋的球衣
全校前5两大男神要上场,整个高二年级都沸腾了
安迷修强装精神的上场,在一片女生的尖叫声中对着他的小姐姐们问好,礼貌的微笑更是引起赛场上欢呼声一浪又一浪,在热血沸腾的清楚战场上,安迷修突然咳嗽了一下
不出所料,掌心里静静躺着一片白色的花瓣
他把花随意的放在口袋里,直起身子去列队,在安迷修抬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双眼睛,紫色的,冷冰冰的
安迷修突然清醒了,刚才咳嗽带来的不适感减轻了很多,那双眼睛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格瑞的眼睛啊
两个初中同学相视,不过只有安迷修笑了,格瑞还是那副冷漠到极致的脸
安迷修看着格瑞冷峻的脸突然心中也是一凉,燥热的夏天,自己的汗全是冷的,刚才的眩晕感又一次接踵而至
整场比赛安迷修打的迷迷糊糊,完全是跟着平时训练和队友的默契以及身体的本能在打,即使这样,2班和5班依旧难分上下,最后5秒球传到安迷修这,突然格瑞冲他面前,他明明是来抢球的,但两个人的视线莫名就撞上了
他们鼻尖对着鼻尖,格瑞很少离人这么近过,他的脸有点红,是错觉么?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想着。球被打掉的一瞬间两个人呼吸均是一滞,安迷修想着完了他怎么那么没用竟然因为看格瑞丢了球,而格瑞第一次好好端详安迷修的眼睛,与他深邃的紫瞳不一样,安迷修的眼睛清澈透明,像一汪水,里面倒映着太阳般的明媚,格瑞突然很想这双眼睛里面只有自己
刺耳的哨声响起,还是5班赢了,两个班的女生都在欢呼着,因为两大男神同框的画面实在太过养眼,安迷修笑了,倒在赛场上,格瑞伸出手,安迷修牢牢地抓住,两个像是以前那样走回了队伍,不同的是两年前他们是最默契队友,现在他们是最好的对手
拉着格瑞的手,安迷修想着,完了他这一辈子都要栽在格瑞身上了,不过他就是这样陪着格瑞也好啊,看他娶妻生子,看他喜乐安康
列队的敬礼,两个人对视,均是一笑

安迷修的病越来越重了,隔壁的凯莉告诉他这个病是花吐症,是一种不和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或是忘记对方就不会好的中二病症,安迷修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这个病,然后伸手拿过手机给班任打电话请假,“嗯嗯老师我过两天就去上课”安迷修笑着
可挂了电话,他欢悦的笑声变成了苦笑,他已经下不来床了,勉勉强强的走路还需要拐杖,然而骑士道的尊严让他不允许自己出门丢人现眼
忘记格瑞就能治好这病,但怎么可能呢,骑士是不会背叛自己所爱之人,哪怕是忘记他
至于第一种情况,他完全没有想过

今天可能是我的大限吧,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说,可惜不是死在战场上

门铃突然响了,安迷修没法去开门,可是过了一会,门竟然被打开了,有他家钥匙的人只有格瑞
安迷修感觉自己心口有一只马在乱撞,求生的欲望被燃起,只要他吻了格瑞……不行,骑士不能这么做,可是……自己喜欢了格瑞这么久,他就对自己没有一丝情感?哪怕一点也好,至少让他死而无憾
“安迷修”格瑞冷冰冰的脸印入眼帘,“凯莉跟我说了你的病”
安迷修卧在床上眨巴眨巴两下眼睛
“只要和喜欢的人接吻就行了吧”
“你喜欢的是谁呢”
安迷修紧紧的闭着嘴巴,怕“我喜欢你”那四个字在他张口的一瞬尖叫着跑出去
格瑞叹了口气,给他倒了杯水,这场景像极了初二那年安迷修生病格瑞照顾他时,安迷修以为他要给自己喂水,习惯性的张开了嘴,本以为到口的是清凉的液体,可覆上来的却是一片柔软
安迷修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格瑞在吻他,他的吻不像他外表那般冷漠无情,反而带着深情温柔,又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格瑞,安迷修迎合着他,身体的不适感迅速的消散了,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而这份力量其实格瑞带给他的,格瑞突然停下,让喘气的安迷修好好平稳一下呼吸,接着他扳着安迷修的下颚又与他交换了一个湿哒哒的舌吻,感觉很是美好,他继续着直到把安迷修吻得迷迷瞪瞪飘飘欲仙才放过他

“好了就快起来”格瑞别过身子,安迷修看到的只有他微红的耳尖

“你……”安迷修其实想问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还是只是看在朋友的面上帮自己一把

“治病条件还有一个,两情相悦”

END.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