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三次西装


雷狮一生穿西装有三次


第一次是白色的西装

是他父亲的葬礼

他是在外多年不归家的浪子,平时总是与父母南北一方的雷狮总是不屑回到那个他认为狭小的世界,两位哥哥一个接受了公司,一个在金融业赫赫有名,父亲不多言语,可遇到雷狮的问题总是喋喋不休,雷狮烦透了那些话,他心系大海,心心念念着外面的世界,后来的后来,雷父和儿子通话总是两头的沉默,最后雷父手里的电话只剩下了忙音

雷狮是幸运的,他及时赶上了葬礼

雷狮是不幸的,他的父亲最终带着遗憾而归,他的父亲最后也没有理解他

雷狮只是想活成自己最喜欢的模样,可父亲逝去后,他定居下来,不再流浪,只是在寂寥的秋夜,他会定定地仰望着天空灿烂辉煌的星空,想着远方波澜壮阔的大海


第二次是蓝色的西装

那是卡米尔的成人礼

他看着身边同样穿着蓝色西装的弟弟,简直是小一号的自己,雷狮笑得很温柔

即使卡米尔的其他两个哥哥没有来,即使庞大的大厅人少得可怜,雷狮依旧积极得张罗着,他叫来他的手下和许多在凹凸博客上认识的人,他亲自去为卡米尔买蛋糕,跑遍了大江南北,城市四方,只要卡米尔喜欢的,他一定买下来,草莓的,香草的,巧克力的,冰淇淋的,卡米尔说过好吃的,雷狮会记下来,厚厚的一本甜品菜单,永远放在雷狮桌上最显眼的地方

卡米尔的眼睛是深邃的蓝色,所以雷狮的西装也是蓝色的

卡米尔,成年快乐,哥哥永远陪着你

雷狮第一次自诩哥哥,而卡米尔眼里也亦只有他一个大哥

他们是冰冷世界相依的兄弟,即使在整个家族中他们的血缘最远,他们的心最近



雷狮在父亲死后就定居在了A市,他的卡米尔在这,他的狐朋狗友在这,雷狮每天吊儿郎当,活得随意,比浪子还浪子

他不拘小节的活着,没有对未来的任何打算,只是活在当下,他不相信亲情,他也不相信爱情

他从不会寂寞,因为他的心不知去向,雷狮以为他会漫无目的的在人生路上踟蹰,他会在一个秋天坐在阳台上,在明媚的午后悄悄睡去,第二天早晨的卡米尔会发现他的离去,第三天,他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挤着拥着,低着头握着手,黑压压的一片,在他宁静的葬礼上,唱着赞歌,讲述着他生前的浪迹形骸,拼凑出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伟大之处

他以为他会这么活着,直到死去

直到他遇见了安迷修

他不屑于他所谓的骑士道,却为他背地里看了许多资料好去迎合他,他嘴上说着讨厌他的见义勇为,却在他打架时第一个冲上去干掉对方,他讨厌他的不拘小节,却在他淋雨回来之后一番讽刺,接着默默倒上一杯热水
他表现得冷漠无情,实际他痛恨自己的深情,他太爱安迷修了

自从安迷修出现,雷狮感觉到一刻的孤独寂寞,那是因为他的心回来了。下一秒,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希望,那是他的心终于活了

未来一片黑白的纸张上顷刻之间被染上绚丽色彩

因为安迷修,雷狮爱上了这个世界

“雷狮”

“我们结婚吧”

“好啊”

然后他许下了一生最庄重的承诺
用即使是海盗也敬畏的诚意



雷狮最后一次穿的西装是黑色的

左上的胸口还佩了一朵红玫瑰

他笑着走向安迷修


庞大的大厅挤满了人,婚礼进行曲演奏得恰到好处

End.

评论(2)

热度(246)

  1. 砂糖苜蓿暖念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