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所爱隔山海


嘉德罗斯很早就喜欢格瑞了,而且那种情感随着时间的流失越加沉重越加深情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那个白发少年的,他只记得同他打架时的兴奋心情,记得自己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期待他的出现,记得不知何时起他会在把格瑞的敌人一个一个除掉,然后酷酷的甩下一句他只能和我打便扭头走人,心里高兴得要命

嘉德罗斯不知道格瑞喜欢谁,那个脸上永远只有冷漠的男人怕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人,所以嘉德罗斯一直平静如水,一直在感情上安心,他相信自己才配得上第二的格瑞,他相信自己有足够长的时间追到心上人,他相信他会有令人羡慕的未来,他把一切想得那么美好,所以他在午睡时脸上不自觉地笑,阳光打在他脸上,完全是九岁孩子该有的美好,他本不该属于这残酷的大赛

嘉德罗斯喜欢吃糖,他喜欢甜甜的滋味,但除了两个手下谁也不知道,不像海盗团的卡米尔,除了海盗团的人,很多小姐姐时不时也会偷偷给他烘焙蛋糕,嘉德罗斯对于这种行为表面上不屑一顾,其实内心总有暗流波动,他暗暗羡慕着

聪明的孩子不吃糖,因为他们知道糖是由色素和其他对身体不好的东西制成的。嘉德罗斯知道,可他就是喜欢甜甜蜜蜜的味道,他才九岁,未来很多的悲欢离合,孤独残酷他都没认识过,他该沉浸在童年当中,然后用上几年的时间再慢慢成长

嘉德罗斯和格瑞,除了排名以外,他们各个方面就像隔着山海般天差地别

嘉德罗斯喜欢高热量的食物,而格瑞的饮食永远标准得苛刻,嘉德罗斯喜欢到处打架惹是生非,而格瑞安安静静,嘉德罗斯总是对格瑞特殊,可格瑞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疏离至极

嘉德罗斯像凤仙花未开苞的模样,一碰就炸
格瑞像极寒之地的雪绒一样,静水流深沉静浓郁
他们天差地别,他们遥遥不对
他们不像敬亭山,他们相看两厌

这让嘉德罗斯痛苦,当你孤注一掷毫无保留的付出自己的爱时,你总会希望有一点回报,一丝声响




可有什么办法呢,所爱隔山海



嘉德罗斯是积分榜上的第一,他是最优秀的敌人
但在恋爱这堂课上,他只能做个差等生

他写满试卷的公式没有一道对阅卷人的口味
他把语法图图改改只换了一个鼓励的分数
无论他怎么努力,他的分数离及格只差一分
决定了成败的一分




可他能怎么办啊,山海不可平啊

山海不可平,隔着万水千山,嘉德罗斯永远看不到格瑞
隔着海,嘉德罗斯站在岸上,格瑞在船上
隔着山,嘉德罗斯在顶峰,格瑞早已下山归去



山海不可平,山海不可平



嘉德罗斯不是没想过用属于他的鲁莽方式把格瑞绑在自己身边
他的计划在第一步就化为泡影,然后顺带将他的心击得支离破碎
他趁着一次打斗强吻了格瑞,轻轻的一个吻,像是不经意,却仍然让格瑞皱起了眉头
他那是什么表情啊?嫌弃还是厌恶?哪一种都足以让嘉德罗斯心凉得像寒冰湖的湖水一样
他张扬地笑了,想掩饰这只是一个恶作剧
然而他的笑容变得模糊,眼前也是一片模糊,看不清那人离去的方向

后来嘉德罗斯再也没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相信什么未来,相信什么爱情,看到他只有你一个人心里砰砰乱跳,人家内心平静毫无波澜
什么爱情,什么两情相悦,什么未来,都去死吧
毕竟是机器,我配有什么情感

嘉德罗斯变回了当初的那个嘉德罗斯
只知强大与杀戮









多年以后他们相遇,东京的街头

“好巧”
“好巧”

他们错身离开

“是不是因为当初没在一起”格瑞突然问,心有不甘
“不是”嘉德罗斯没有回头
“因为山海不可平啊”他突然笑出来,夹杂着啜泣



一切言语,一切啼笑

只因为所爱隔山海

而山海 不可平

End.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