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正着来,再反着来

雷狮要和安迷修在一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很意外


坐在饭桌上一整个房间的尴尬,佩利一直盯着安迷修,目光里透着防备和凶狠,安迷修以同样的目光瞪了回去,两个人在雷狮一声轻轻的咳嗽下才互相移开目光,假装转头看窗外那只正在筑巢的燕子

可是谁在乎现在是不是燕子该筑巢的季节,天气还凉得很,桌上的五个人沉默不语,实则各怀心事。趁着安迷修起身去洗手间的工夫,佩利终于把心中的那个疑问吐了出来

他说老大你找谁不好非得找安迷修,安迷修那家伙哪里好人又死板又无聊,以后海盗团狩猎肯定受他限制

帕洛斯在后面敲了他的脑袋,狠狠地一下痛得佩利转过头,他说蠢狗你管那么多干嘛老大喜欢就行

卡米尔在轻轻地点头,但眼睛中带着疑问

雷狮看了看洗手间的方向,安迷修还没出来,他说佩利罚你一周不准吃肉

佩利委屈得问为什么,他说不为什么因为你妄意你大嫂


雷狮说安迷修和他是最适合的,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即使化蝶也要在一起,又或者像唐婉和陆游,红楼梦里那一对一样

佩利插嘴,可他们都没有好结局

雷狮瞪了他一眼,继续说在这个时代他们没有了什么上等人之分,虽说在旁人看来海盗和骑士的角色就应该站在对立面,可他不在乎,上面几对如果不是当时的歧视也应当圆满,既然他有了这个机会,他就不会和安迷修分开

他说随别人说去吧,即使他和安迷修之间隔着高山大海他雷狮也要踏过去,他说你们都说山海不可平,语罢了无人寄的萧萧兮兮,都是推辞的借口,只要有爱那就可以跨越时空和空间的距离,管什么地老天荒,旁人阻拦,都是世俗

他说他的人生就一次,他相信他的选择,人生就像一场考试,做完了,交卷了,改不了了

他相信他选择了最正确的那个,所以他会在恋爱这一部分拿上满分

他说余生他不仅要过好自己的人生,还要带着安迷修一起过

他可以带着安迷修四处流浪,只要他愿意。他还可以再海盗船上扬起风帆,在上面写上他俩的名字,在黄昏看夕阳,在夜晚看篝火,天黑了看星星,天亮了看日出

他们会跨越长白的山脉,走遍昆仑的群山,去看五月槐花开放,在洱海听冰层下面鱼的呢喃

他们要环游世界,看各色人生

先正着来,再反着来


到了他们成为垂垂老者的年纪,把照片给丹尼尔和秋的孩子看


他们就会发现皱纹深深的老人也曾经惊艳过岁月


雷狮说着说着笑了,端起酒杯轻浅的一口





“我很喜欢你描绘的生活”,安迷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


“环游世界,先正着来,再反着来”

END.

一位年过50的女性告诉我,在过去22年中她都与妻子疯狂地相恋。“我会爱她到永远,” 她说。只要她一出去,她俩就会 “环游世界,正着来,再反着来”。她给我看她们20岁时的照片 —— 两个大美人。
环游世界,正着来,再反着来。 ​

——《住在籶精神病院的那些日子》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