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暗黄的灯光闪烁,我们站在十点的夜幕下,周围是一圈光芒,再旁边是黑暗和草木,我听见月光流过人工河的声音,悄无声息。


我看见他退了一步,站在了黑夜里,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了,连月亮的光辉都随之黯淡无光。


我听见他说:

“无论你逃避一次还是一千次,都是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

“我会一直在这里向你道晚安直到天明”



他的眼神像火炬在黑暗里燃烧,我低头看着身下那团阴影,岁月流逝以久后的无数次,我都在怀疑着命运
为什么要让我在那一刻抬头?


对上他眼睛的那一霎那我以为我们会生死契阔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