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过度午睡

我刚入睡那会是下午两点,太阳还很高,我没拉窗帘,阳光洒在脸上于是我背过去,我看见外面的树,婆婆娑娑地绿着,我不想错过这么静谧的时光,只是打算小睡一会,可是我太困了,等我再醒来时连夕阳都看不到了,树变成了朦朦胧胧的阴影,没有阳光来打搅我了,外面亮着的只有稀稀拉拉的灯光,我也听不到篮球打在地上的声音了,人们都回来了,我却醒了。感觉就像是掉到时间的一个空洞,等出来时却发现被全世界所抛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