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唏

我爱师无渡一辈子 2017.4.5

他说他八百年没能找到你,可这八百年每次陪在你身边的都是他。

他兜兜转转,不敢引起你注意又想靠近,无论是你身为尊荣太子而他如同枯枝败叶时,还是你落魄被贬而他被敬畏为鬼王时,他忍不住去找你,怕你问自己的那只右眼,还是用了凡夫俗子的模样。


八百年,那个悦神时的羸弱小孩是他,那个为了你差点灰飞烟灭的亡灵信徒是他,你手中灯笼里荧荧鬼火照亮着路欢呼迸跳的是他,所有所有执着陪在你身边的都是他。

人面疫的魔向自己冲来时他没说一句话,也没能和你说上一句话,明知必死,仍然知其不可而为之,是他的气节,也是想挽救你。


当时也许真的魂飞魄散了,那花城这个人就彻彻底底不存在了,但他更愿意用性命去换你心中那个纯真的梦想。也许他心里想好了若有来生定陪你去拯救苍生。


侥幸的留了个支离破碎的魂灵,已经死过一次的疼痛灼烧着。他神志迷迷糊糊飘进铜炉山,心里想着还没再和你说话,默念着不会离开的,明明快要烟消云散了,就这样撑了下来。


多好的献祭他没动,即使身为人时几乎无人对他好,也许是想着你的善良。挖了自己的眼睛筑了厄命,本可以飞升却惦记着凡间的你。


即使有多少次重生的机会他都会这么做,无论是一遍还是一千遍,无论每一次魂飞魄散的可能性都大的可怕,他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一点点观后感,浅陋勿喷

评论(2)

热度(43)